關於部落格
架起這個肝癌Blog只是希望能夠多蒐集一些有關肝癌預防與治療的資料提供給格友們參考~希望大家都健健康康喔!!>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5933167-2");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876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癌症末期

癌症末期的人該怎麼辦?

末期癌症病人的照顧


癌症末期病人最基本的需要,是身體舒適,而身體舒適的條件,是將所有的痛苦症狀減輕到最低。


癌症末期病患疼痛時,若無法得到有效的緩解,會使他產生無助的憂鬱,沒有人了解他承受的痛苦,病人會感到沮喪哀傷;此外,愈是有疼痛經驗之後,會愈害怕痛苦的再度來臨,這種焦慮會降低對痛的耐受性,而更無法忍痛。


為求一劑止痛藥,求醫生、求護士,會使病人失去尊嚴感及自我控制感,而降低求生意志,癌症末期病人的情緒困擾,常是身體痛苦的結果,若非確定原因,不能隨意加上「心理因素」妄斷病人,使他身心承受加倍的煎熬。


台北榮總腫瘤科醫師陳博明表示,由於近二十年來歐美對疼痛的大量研究,事實上,已獲得癌症疼痛的有效控制方法,且糾正了許多非常錯誤的觀念。


例如一般人常錯誤的認為,癌症病人需儘量忍耐痛,不得已時才用藥,否則藥物會成癮,或劑量愈用愈多,這個觀念剛好是與事實相反的繆論。癌症病人愈是忍耐疼痛,當痛到極至時才用藥,反而需加重劑量才壓得住症狀。


而疼痛的經驗,使病人產生焦慮,焦慮會降低病人對痛的承受能力,所以藥物的使用量會不斷升高。


現代癌症的止痛原則是「痛前用藥」,在病人還沒有痛時先用藥,使病人消除疼痛的記憶及焦慮,因此藥物的劑量不但不增,反而減少,止痛藥的處方不再是「痛時用藥」,而是一天二十四小時定時給藥。


許多癌症病患用單一的嗎啡也止不住痛,必須加上「輔佐藥」,如抗痙攣藥及抗鬱劑,才能有效止痛。


中華民國安寧照顧基金會執行長張玉仕則表示,國人對嗎啡也有許多誤解,如成癮性等,事實上,歐美的許多研究發現,幾乎沒有臨終病人是因為用嗎啡而造成上癮;許多病人怕痛苦甚於怕死亡,由於疾病無法治療,所以這些痛苦是沒有意義的折磨,癌症末期的痛苦症狀要病人承受,是不人道的折磨,病人可能為了早點解脫,而發生慘烈悲劇。


「症狀緩解醫學」在歐美先進國家已成為專門的知識技術,深受醫療界的重視,雖然不能拯救病人的生命,但至少能解除病人的痛苦。


張玉仕指出,由於「疼痛」是很主觀的感覺,沒有任何科學儀器可以測量疼痛,別人也無法感受病人的感覺,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相信病人真的痛」,如果醫護人員或家屬不相信病人真的這麼痛,隨意加上「心理因素」的誤斷,會使病人感到憤怒而痛上加痛。


張玉仕強調,今日的醫學已研究出許多止痛的方法,來減除癌症末期病人的疼痛,應該是可以達到的目標。


除了疼痛之外,其他常見的症狀如呼吸困難、噁心嘔吐、便祕、腹瀉、失眠、腹脹、腹水等症狀,現代的症狀緩解醫學也發展出許多方法,使病人不必要承受這些痛苦,一旦身體痛苦症狀減除,病人才有可能談到「生活的品質」。癌症末期,病人家屬最感困擾的三大問題


癌症末期,病人家屬最感困擾的問題有三:要不要告訴病人癌症末期的實情、欠缺專業知識及經驗而不知所措、及要不要做急救等。


國立成功大學教授趙可式表示,癌症末期病人家屬最感困擾的第一個問題是──要不要告訴病人癌症末期的實情?許多研究顯示,無論有沒有告知病人,他都會明白自己病況的嚴重性。尤其癌症是漸進性走下坡的疾病,病人只要意識清楚,就能從自己身體訊息中發現真相,要不要告知,需視病人的接受意願而定。


如果病人主動詢問,就應該誠懇答覆,否則與病人無法深度溝通,彼此演戲,互相感到孤獨,也無法交待後事完成心願,會造成生死兩憾。


如果病人不問,則表示他還沒有準備好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則不必主動告知;但有時病人會觀察家屬的態度,如果他感受到家人都刻意隱瞞,故做樂觀,病人會敏感地順從家屬的意願,假裝不知,如果以病人的需要為中心來照顧,則家屬應放下自己的情緒及需要,準備好隨時答覆病人的需要。


家屬最感困難的第二個問題是──因為欠缺專業知識及經驗而不知所措;趙可式說,對於病人的醫療選擇、照顧處所的選擇、以及去世後的喪葬儀式,家屬之間可能會因各人有各人的想法,而意見分歧,而家屬的決定,可能也並非病人本身的意願,無論對誰都沒有好處。


最妥善的辦法是把決定及選擇權還給病人,讓病人自己做主,則病人心安,家屬也不會因意見不同而困擾。


而家屬感困難的第三個問題是──要不要做急救?在台灣醫療界相當普遍的現象是──臨終病人的家屬懇求醫師儘量救治病人,所以當病人呼吸心跳停止時,做一套心肺復甦急救術(CPR),會使病人疼痛不堪,臨終受盡折磨。


英、美的醫療界認為,在醫學倫理上不為末期癌患作急救,是符合倫理的行為,但在台灣社會,因有的家屬會在病人去世後,告狀醫院不做急救,因而醫師明知急救無意義,為應家屬要求而做,傷害的只有病人受折磨而死。


趙可式說,最好的辦法是病人及家屬,對於急救都有真實的認知,事先要求醫師不要給予急救,並簽署不施行心肺復甦術的意願書或同意書,讓病人平安尊嚴地去世。


一般而言,癌症末期病人的靈性需要有三大類,尋找意義的需要、寬恕與和好的需要及宗教信仰的需要。


趙可式教授表示,人在臨終時,會自然回顧他的生活史,過去種種浮上心頭,企圖從人生經驗中,發覺生命的意義,也是靈性尋求生命意義的需要,希望自己的生命不與草木同朽,人們會永遠記得他。


對於生命意義的質疑及回答,每個人有他個別獨特的答案,並沒有一般通用的答案,用「生命回顧」的方式,藉著聆聽病人回顧自己的生活史,刻意地協助他找出其中意義來,是很好的靈性照顧方法。


以上專業資料或新聞來源為:  中華日報 劉芬宏,若有涉及侵犯原著者權利或著作權,請立即以留言或email與我聯絡,我會將不適合之文章即時下架,冒犯之處請多見諒,謝謝!聯絡方式如下: alina0602@yam.co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